导航菜单

肖烨敲诈勒索罪获刑10年 赵红霞被判2年缓刑2年

6月28日下午,萧也等人在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被一审公开判刑 法院以敲诈罪判处被告萧晔10年监禁。被告徐射青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彭彦被判处三年零六个月监禁。被告赵红霞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缓刑两年。被告谭凌琳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王建军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六名被告的违法所得应予追回。

经审理,法院认定小晔分别于2005年9月和2008年3月成立了重庆华伦达服装有限公司和重庆永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2007年下半年,萧晔邀请许射青利用女员工引诱官员,并秘密拍摄不雅视频勒索非法利益。 之后,萧也邀请彭彦和王建参加 萧晔、徐射青和彭彦也说服了赵红霞和谭凌琳参加

2008年初,赵红霞通过群发短信联系了时任重庆市北碚区区长的雷付正,并秘密与雷军拍摄了这段不雅视频,交给了小野。 同年2月14日,当赵红霞和雷付正在一家酒店发生性关系时,小野、彭彦等人发起了一场“性狩猎”,并向雷播放不雅视频。之后,小爷假装调停。 同年2月16日,小野以借钱的名义向雷付正索要300万元。 后来,雷付正要求重庆某公司董事长明某通过该公司向华伦达转账300万元。 小爷收了钱后,其中一部分被用来买房地产,给了赵红霞4万元。 经与萧晔协商,黄雍公司于2010年11月16日向一家明代公司转移了100万元,以避免事件的披露。

2008年底,萧晔、徐射青、彭彦、谭凌琳、王建军等人以同样的方式拍摄了谭凌琳和时任重庆房地产集团董事长周天云的不雅视频,并建立了“追赶” 2009年9月,小野以借钱的名义向周天云索要200万元。 同月15日,由于害怕暴露不雅视频,周天云让他的亲属向永煌公司转账200万元。

2009年上半年,徐射青、赵红霞、谭凌琳和王建军相继离开公司,因为他们对小爷未能履行承诺感到不满。他们在谭凌琳保管的小野银行卡里分发了8万元。

关于萧也和其他被告认为涉案的500万元是私人贷款的说法,法院认为萧也和其他人成立了一个局来拍摄不雅视频,以获取非法利益。 在威胁要“借”一大笔钱后,他没有投资于所谓的“项目”或正常的商业活动。当“贷款”到期,他有能力偿还时,他忽略了高额的利息和损害赔偿,用这笔巨款购?蚋叩灯挡⒔韪死ⅲ改昀匆恢本芫榛埂? 同时,虽然挪用了一百万元,但其目的是逃避法律责任,掩盖犯罪事实。 因此,涉案的500万元被称为“贷款”,这实际上是敲诈,借口和辩护意见无法成立。

至于徐树清等被告认为,他们不知道小烨向磊和周二借钱的请求,不应该承担责任,法院认为,六名被告供认秘密拍摄不雅视频的目的是以此为借口“换钱”,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被告分工明确,相互配合。萧晔索要钱财的行为是在秘密拍摄不雅视频和“抓捕罪犯”的基础上进行的。这并没有违背徐射青等被告的初衷。他的辩护和辩护意见无法成立。

法院认为,被告萧晔、徐射青、彭彦、赵红霞、谭凌琳和王建军通过秘密拍摄猥亵视频并以巨额威胁他人非法占有钱财。其中,萧晔、徐射青、彭彦参与索要500万元,赵红霞参与索要300万元,谭凌琳、王建军参与索要200万元,均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被定罪 关于公诉部门对徐射青主犯的起诉,法院认为,虽然徐射青参与了犯罪阴谋,提供了地址簿,购买了偷拍的摄像设备,参与了“抓捕罪犯”,但都是在小爷的邀请和安排下进行的,并没有直接索要钱财。犯罪所得的赃款也被小野控制。因此,许射青在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应被视为从犯。

法院认为,小野在共同犯罪中起了重要作用,是主犯,应根据他参与的所有犯罪行为进行处罚。小野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后五年内故意犯罪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徐射青、彭彦、赵红霞、谭凌琳和王建军扮演次要角色,是同谋。根据他们各自犯罪的情况,徐射青和彭彦被从轻处罚。对赵红霞、谭凌琳和王建军来说,处罚减轻了,三名被告在到达时能够如实供认他们的主要罪行并表示悔悟。可以申请缓刑。 6.《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前,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按照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4条定罪处罚。 法院依法作出了上述判决

被告萧晔、徐射青和彭彦向法院提起上诉。被告赵红霞、谭凌琳和王建军在法庭上表示他们不会上诉 (记者阙颖)

原标题:萧晔等人在渝北一审法院宣布的敲诈勒索案

推荐阅读:雷付正案中受贿316万,判处13年有期徒刑,没收财产3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