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王杉:我看到一个利好的趋势,医生已经不纠结体制了

4月28日至30日,以1亿欧元为媒体支持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成功举行。 在4月29日举行的“移动健康创新论坛”上,钢铁网络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郎永春等嘉宾;东华软件创始人薛雪董事长;王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外科教授;北京医院副院长杜元泰;北京康复医院副院长焦阳被要求讨论“重建医疗生态网络医疗的资金援助”的议题

以下是由十亿欧元组织的论坛精彩对话:

郎永春:很多领域都存在产能过剩,但在医疗和教育领域,其资源相对稀缺,这可能表现在一些地方、一些领域、一些部门,稀缺与拥挤的市场之间会有对比,但总的来说,我们的资源仍然稀缺 在医学生态重建过程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什么,最有可能解决的是什么?有什么样的道路可以考虑?

薛向东:现在应该说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无论是在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还是在农村,当然都是一样的,只是形式不同。 从我所看到的数字来看,如人均医生人数、人均床位数和人均设备数量,包括医疗卫生行业的投资,与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

回到今天的主题或信息技术,信息技术,软件和互联网,我认为这是我们的责任,或者我们应该使用当前的技术,移动互联网,云技术和物联网,这听起来很时尚,但非常实用。如何转变这一点,或者说升级,不能称之为转变,要提高整个医疗卫生行业的劳动生产率,要提高医疗卫生质量,要提高人民的满意度,要为人民解决昂贵而困难的医疗问题,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 东华软件自1998年以来一直是第一家医院的管理软件。到目前为止,已经在400多家医院使用,包括谢赫医院和四川华西医院。

郎永春:传统医院也是“+互联网” 应该说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信息工作做得很好。可以分享哪些经验,可以吸取哪些教训?我们如何通过移动互联网,尤其是通过资本推进下一步改革?

王山:今天的论坛其实有两点,第一点叫做重建医学生态,第二点是资金援助。我想从这两个方面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第一,重建医学生态和重建什么?事实上,它是分类诊断和治疗。

现在每个人都说如果他们感觉不舒服,他们必须去最好的医院去看最好的医生。 这个系统(目前的情况)需要改变。我不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 也就是说,我梦想着每一个普通公民,当他身体不适时,能找到一个从出生到现在都了解你状态的医疗机构,在离他大约5分钟的地方解决你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他会负责任地为你安排。根据你的时间表,你需要看哪个医院和医生?

我认为这是世界医疗模式中的理想状态和不可否认的医疗服务体系,即整合各级各类医疗机构。 正是这个系统服务于我们每个人,而不是考虑人们得到了什么,说我自己去了114注册台,想要什么样的应用,想做什么,然后选择了它。

(当前模式)将浪费大量资源,这也是新的不公平,因为像我这样工作了30多年的医生,当我的职业生涯结束时,我仍然有许多关于疾病的未解之谜。你必须让一个没学过医学的人说,他可以找到合适的医疗机构,自己也能找到合适的医生。这是不公平的,必须改变。

另一件事是,各种现代技术肯定会改变你未来的访问。 如果你感到不适后去医院,这件事肯定会改变,不是说所有的人,至少对一些慢性病患者或已经再次接受治疗的人来说。

第二,资本援助 接下来,我将谈谈资本。一是金融投资。事实上,说实话,金融投资讲述了一个故事。无论是私募还是公开发行,每个人都愿意投资,并能赚回最初的财务成本。我想我能得到它。从2014年开始,我说那时有泡沫。事实证明,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很多损失。当然,仍然有许多幸存下来。

但是如果你想考虑一下,还有一种战略投资,不管是为了医疗本身还是为了未来的医疗服务,你不是为了医疗本身,你是为了服务。 (我想)将来,这一定是我们自己说的所谓分级医疗。如果你现在投资这个项目,你希望每个公民都去最好的3a医院看疾病。当我们的系统还没有建立一个好的转诊系统时,你需要改善病人的体验。我认为这项投资必须是短期的。但是,如果你投资我刚才提到的改变医疗服务体系和医疗服务模式的项目,只要你的现金流链能够生存,我强烈鼓励投资这个项目和医疗+互联网项目。

郎永春:从康复医院的角度来看,有没有可能结合互联网创造我们信息流的解决方案,创造我们资金流的解决方案,创造我们医患流的解决方案?

杨娇:说到资源,情况确实如此。2008年我国地震后,我国出台了鼓励建设康复医院的政策,但目前,现有的康复医疗机构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远远不能满足群众的康复需求。

就我们医院而言,作为北京的三级康复医疗机构,我们现在经常很难找到床位。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做好我们的康复工作 简称康复+,我们希望借助这种互联网技术,我们的康复医疗服务能够超越距离和跨度空,从点到线,从线到线,从身体功能评估到专业康复,再到康复教育,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利用有限的资源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

我认为“+”不仅应该分两个阶段添加,我希望我们的企业能够结合我们的业务特点进行深入整合。 例如,我们的需求,例如移动应用,我们的业务特点可能是,当我们诊断和治疗患者时,我们需要一个团队,我们的临床医生、康复医生、护士、语言治疗师、职业治疗师、心理学家,我们的团队应该对他们进行评估。 我希望我们的应用程序在每个业务模块中都有自己的特点,让我们不同的团队使用它的业务模块,这样无论我们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在医院社区,或者我在医院外面,或者我在出差,我都可以在这个团队中,而不会影响团队对他的评估和康复指导。这是我们的希望和要求。

杜元泰:总的来说,还是有一个培育和开发优质资源的过程 然而,对于现阶段的高质量资源,我认为网络医学是一个放大器。 即使在完全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型医院也不一定100%利用所有资源。

例如,在互联网的帮助下,我们的一些医生,像一流部门的放射学专家,可以通过互联网技术在不同的地方阅读电影和发表报告。 对于某些机构,如养老机构或某些病房,互联网可以使一名医生在过去的传统模式下履行多名医生的职能 外国养老医院实际上没有医生。他们都有护士护理。他们只与附近的急救医生签署协议。当他遇到问题时,医生会回到过去,上网。此外,当他遇到高质量的资源时,医生不需要去看他们。他可以在其他地方做一些指导工作。 所以我认为这是放大器的功能

问答环节

观众提问:如何看待医院信息孤岛问题?

王山:目前中国医疗信息化还没有解决的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是目前还没有强制性的国家医疗信息标准。 企业仍然没有必须实施的标准,这导致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的大多数医疗信息行业都有自己的代码,不能被自然共享。

观众问:你对越来越多的医生离职,开始自己的事业,成立医生团体有何看法?

王山: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认为我见过太多的医生脱离了原来的系统。 他们中的大多数还在两艘船上,这是第一艘。 第二,任何为人民服务的企业都必须有商业模式。 每个人都想知道什么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当然,我真的从医生群体中看到了一个非常积极的趋势,那就是,现在的医生不再那么纠结,必须留在系统内。这是我的答案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1亿欧元,由1亿欧元授权发行。版权属于原作者。 请点击重印说明进行重印或内容合作。任何非法翻印都将受到起诉